左脑研究告诉你,我们天生喜欢编故事

原创 小斯  2020-08-12 21:51 

当你行走在草丛中,突然听到一阵沙沙作响,你会马上跳着躲开。你不会等到明确意识到是蛇还是风再跳,那时可能已经晚了。

但如果事后有人问你,那只是风在吹动,你干嘛要跳?你会解释说,你意识到可能是蛇所以才跳的。

其实不管风吹动还是蛇在动,你都会先跳起来,而不是等你意识到是蛇然后再跳。事实上,让你跳起来的真正原因,是杏仁核内置的对恐惧的自动无意识反应。

1

自然选择推动了无意识处理

自然选择推动了无意识处理过程。无意识的好处是自动而且快速,很多时候,它是通向成功甚至是保命的关键。而有意识处理则代价昂贵:不仅需要更多的时间,还需要大量的记忆。

我们的祖先是那些在遇到危险时跑得更快的人,而跑得慢的人已经被淘汰了。意识需要花时间,但面前的危险不会留给你太多时间,进化出无意识处理的人才能存活下来。进化让我们的大脑保留了很多无意识处理机制,我们的很多行动,其实都发生在意识介入之前。

除了进化的馈赠,无意识的这种自动性也可以通过后天习得。例如我们在训练各种技能时,都有可能习得这种自动性。例如用键盘打字,通过长期训练,可以达到盲打状态,此时打字根本不需考虑键盘上每个按键的位置,就能快速准确将字打出来,而一旦意识介入,思索某键在哪个位置时,打字速度会明显下降。意识的介入会耗费很多时间,无意识的自动化处理在很多时候都会提高我们的效率。

2

我们总能编出故事让自己身心合一

既然我们大部分的处理过程都是无意识进行的,那么,我们为什么总感觉是自己掌控着一切,总是感觉身心合一呢?答案来自我们的左半脑,它总会根据自己掌握的线索,编造出一个跟已经发生的情形相吻合的答案。

听到草丛沙沙作响,事后你会解释你当时意识到可能有蛇才跳的,因为有蛇所以起跳,这个事后解释相当合理。但事实却并非如此,起跳动作根本就发生在意识到有蛇之前,起跳是对恐惧的无意识自动反应,但无意识处理是不会进入我们的解释的。我们的解释,总会是自己掌控着一切。

左半脑的解释器总会做出事后解释,人类天生喜欢在事后编出故事让自己身心合一。

3

解释器带来的一些问题

在猜概率游戏中,人类赌不赢老鼠。已知80%的时候是直线上方的灯闪,20%的时候是下方的灯闪。受试者接下来需要猜,到底是直线上方还是下方的灯会闪?

老鼠会追求最大化,总是选择过去出现频率最高的选项,也就是只选上方的灯,正确率达到80%;而人在猜测时会根据经验进行频率匹配,80%的时候猜上方,20%猜下方,而最终的正确率只有67%。

人类的左半脑总是喜欢从混乱中寻找秩序,将所有事情都编程一个合理的故事,即便根本不存在模式,左脑也要解释。左脑的解释行为似乎很不科学,为什么会存在呢?

左脑研究告诉你,我们天生喜欢编故事 阅读笔记 第1张

解释模块似乎为人类所独有,它可以驱动人提出假说,触发信念,而这些信念又会反过来限制我们的大脑。正是这种反复进行的循环,才促进了经验的不断增长,人才得以成为万物之灵。

但这种事后解释的过程还会带来另一个重大问题,如果行动发生在意识之前,我们仅仅只是事后诸葛亮,那么,自由意志还存在吗?
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cas01.com/5845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小斯想的公众号,公众号:cas01
温馨提示:本站发布的压缩包如需密码解压,若无特别说明,密码统一为:cas01.com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小斯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